行业聚焦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聚焦

外卖医保在下一城,O2O模式引发零售市场争夺

2024-05-30

5月26日,北京医保发布公告,北京市医保局正在组织京东和美团两家购药平台开展非处方药品线上支付系统测试工作,以进一步满足人民群众对便捷医疗服务的需求,方便本市参保人员使用医保个人账户线上购药。

北京市医保局表示,力争在2024年7月1日接入200家以上医保定点零售药店后,开始正式向参保人员提供服务。

d93e9ec1e22dfe635b5fdd58476ebaa9_9ec473fbace640db7a39450d2a283a32.jpg


仍处于测试阶段

前期接入以连锁药店为主

北京市目前有1400余家医保定点药店,“网上刷医保”率先接入的只有200家左右,北青报消息称,前期接入以连锁药店为主。

多位医药电商从业者向健识局表示,推广线上医保支付购药,是一项利好政策。不仅把购药的选择权将给广大参保人,方便患者购药,同时让这部分就医需求从医院流向实体药店,进一步实现医药分开的改革初衷。

据北京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3年二级以上医院门诊费用呈下降趋势,但全市医疗机构诊疗人次数达2.90亿次,相比于上一年,增加25.9%。这表明大量患者需要的是高频度、低总价的诊疗和开处方服务,这一类服务医保药店就能承接,挂上网后会让复诊开方过程更方便。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在平台上刷医保,意味着实现医保接入。如同当年第一批移动支付的推广是靠补贴打车软件,才让消费者心甘情愿地绑定银行卡一样,医保接入的资格一旦拿下来,后面想象空间很大。

京东和美团获得了医保接入资质,与这两家的业务属性有关。京东健康链接大量线下药店,自有配送渠道通畅及时;美团则通过帮忙跑腿的形式,实现生活圈内的药店O2O运作。两大平台各有特色,符合及时、就近、定点交付的要求,基本只是实体药店买医保药的简单延伸,这才获得了医保部门的认可。

北京这次试点网上刷医保买药,会提高医保个账的使用频率,不过总量会在可控制内。去年底,益丰大药房被上海纳入首批48家可医保线上支付的定点药店之一,益丰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每天打包600-700单线上订单,其中50多单是采用医保支付。北京地区的线上医保支付比例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出于用药安全等方面的考虑,目前北京线上可用医保支付的仅限于非处方药品,今后如果能将线上医保支付范围扩展至处方药、慢性病常用药,才能让参保人享受到更高效的医保服务。业内普遍认为,这还需要定点药店提升自身药师服务能力,才能承接住线上医保报销的政策红利。

多省市外卖平台已接入医保支付

实际上,外卖平台接入医保支付服务系统并非新鲜事。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一创新服务模式也得到越来越多的推广。截至目前,已有浙江、江苏、江西、广东、山西等多地以不同的方式开展支持医保线上购药业务。

去年11月,上海相关部门与饿了么APP、美团APP平台建立联系,试点互联网药店医保支付工作。时代财经查看饿了么APP官网界面发现,已经参与互联网医保支付工作的药房在其界面会标注“医保支付”标签。此外,上海购药专区也专门设置了“医保专区”,对于医保范围内的药品,上海市参保用户可以使用医保支付。

来自行业媒体“中国药店”的一组数据显示,当前,上海有近千家药店支持医保外卖购药,包括益丰药房(603939.SH)、海王星辰、叮当健康(09886.HK)旗下叮当快药、华氏大药房、国药控股国大药房、第一医药(600833.SH)等多个大型连锁药房,已累计服务87万人次,日交易人次近1万人次。

不只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正在推进网上医保购药服务,部分二三线城市亦在通过医保服务系统推进线上医保购药业务。

今年5月,广东省韶关市通过省内服务系统之一的“粤医保”平台推出了线上医保购药业务,参与该业务的首批定点零售药店有182家。韶关市医保局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未来将进一步应用推广“粤医保”公共服务平台支付宝端和微信端在线购药功能,组织引导更多定点零售药店按照规范接入。

去年1月,合肥市人民政府在官网披露,合肥市上线了“合肥医保医药服务”线上购药平台,为群众提供“网上下单买药、医保线上支付、即时配送到家”的便捷购药服务。参保人可登录“支付宝”搜索“合肥医保医药服务”小程序,选择医保定点药店线上选药下单,通过医保移动支付技术实现在线结算,药品无接触配送到家(或到店自取)。

截至上述官方信息发布,合肥市首批试点上线立方大药房、国胜大药房、合肥大药房等60余家门店。根据官方信息,后续该平台将陆续接入市域内所有符合条件的医保定点药房,也会在其他更多渠道同步应用。

a22ad03272073d58a647c1c83a0bc8d4_c4471f3cfe9f16f2e136882f1bf4eb9e


线下药店面临冲击

医药电商O2O(线上到线下)模式在如今变得越来越普遍,不仅有饿了么、美团、京东健康等平台型企业进驻医药领域,海王星辰、老百姓(603883.SH)、大参林(603233.SH)等多家大型连锁药房也有自己的O2O平台。除此以外,叮当健康等自营型平台也依托自己特有的流量及平台优势切入互联网医疗。

如今,一方面,大型连锁药房在逐渐建立和拓展自己的私域流量,并通过平台型企业扩充自己的客源;另一方面,它们也并未放弃线下门店的快速扩张;下沉市场的小型连锁药房或单体药房则更多依托县域经济的发展及居民的需求发展线下零售业务。

老百姓财报显示,2024年一季度,其线上渠道销售总额约5亿元,同比增长42%。公域流量方面,老百姓的O2O与 B2C 销售额排名分别位列市场第六与第三;私域流量方面,“老百姓大药房”小程序在提供24 小时在线服务的前提下,一季度销售额约0.3亿元,同比增长84%。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其O2O外卖服务门店已达11263 家,24 小时门店达629家。

老百姓线下扩张的步伐也仍在加速。截至2024年一季度末,老百姓在全国共开设门店14109家,其中直营门店9470家,加盟门店4639家。2024 年一季度,老百姓共新增门店642家,其中直营新增门店357家(自建351家,收购6家)、加盟新增门店285家。

益丰药房线上拓展的脚步也未落后。2023年年报显示,公司O2O上线直营门店超9000家,24小时营业配送门店达600多家,覆盖了公司线下所有主要城市。

一心堂(002727.SZ)在2023 年年报及 2024 年一季报业绩交流会上则表示,“对于新零售业务,公司是积极拓展并要求提质增效。B2C及O2O业务积极协同发展。新零售业务在方法和渠道上与传统业务不尽相同,公司会大量优化各业务板块,考虑增量、增加新品类、新产品,以增加门店的客流量。”

在下沉市场方面,一位县城药店的工作人员苏宏(化名)告诉时代财经,于他们而言,买药的人还是那么多,但卖药的店铺变得越来越多,价格稍微高一点,顾客就不买了。“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外卖平台不是最主要的,都一些小单子,还是要靠线下抢占市场。”

尽管大型连锁药房在扩张及线上拓展方面动作频频,但随着各地区的医保支付系统逐一接入线上平台,这一变化是否会成为线下零售药店扩张的变数?而中小型药房尽管也通过O2O模式销售药品,但距离发展好、发展精还有一段路要走,因此当医保支付介入医药电商,到底是零售药店发展的助力还是阻力?

药赋能创始人邵清对时代财经表示,由于平台型企业占据流量,且线上购买药品可能于患者而言更加便利,因此对他们来说是利好的,但对药房来说影响是比较大的。“随着越来越多的线上平台接入医保系统,线下药房的生意可能就越来越难做,不是所有的药房都会做线上的生意,因此谁做谁获利,谁不做谁受损。”

邵清进一步解释道,大型连锁药房线下扩张越来越迅猛,线上也在持续布局。但线下的小型药房可能没有能力和影响力来拓展新的业务,因此对他们的冲击可能更大。未来,线上医保支付及线上购药是趋势,但是渗透率可能不会那么快。过去几年,受到资本推动等多因素的影响,线上平台正在快速的铺开,但如今这些因素的影响在减弱,也因此,市场尽管在朝着“互联网+”的方向发展,但速度正在降低。

文章来源: 时代财经,药店经理人,健识局

原文链接:https://www.xianjichina.com/special/detail_549249.html
来源:贤集网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